导航栏

军情锐评:中俄海军首次在鄂霍次克海联演 深化两军合作

【发布日期】:2022-06-22【查看次数】:

  参考消息网9月16日报道(作者/黄晋一)近日,中国周边又是热点不断,半岛导弹试射引起美日韩三国的强烈反响。9月13日,中国海军4艘战舰从青岛起航前往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参加即将在鄂霍次克海举行的中俄“海上联合”军演,这是中国海军首次在该区域参与国际演习。另据外媒报道,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9月12日在英国防务展上推出了一种新型折叠式筒射微型无人机,可以从海陆空三栖平台上发射,又在军用无人机技术领域取得新突破。下面就让我们回顾一下近几天不容错过的军情。

  境外媒体称,中俄“海上联合-2017”联演第二阶段演习将于9月21日展开,中国海军4艘参演舰艇9月13日从青岛军港起航赴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这次是中俄“海上联合”系列军演首次在鄂霍次克海举行。参演的中国海军舰艇编队由051C型导弹驱逐舰石家庄舰、054A型导弹护卫舰大庆舰、903A型综合补给舰东平湖舰和援潜救生船长岛船组成,并携带舰载直升机、深潜救生艇、陆战队员等装备、兵力参演。联演以联合救援和保护海上交通线为主要内容。双方在港岸阶段将开展陆战队比武、专业交流等活动,海上阶段演习则在日本海及鄂霍次克海海域展开,包括潜艇救援、编队防空、编队反潜、编队反舰、联合解救被劫持船舶、联合救助遇险船舶等课目。

  近年来,特别是2017年,中国海军迈向“蓝水海军”的步伐不断加快。就在今年7月,由052D型导弹驱逐舰合肥舰、054A型导弹护卫舰运城舰和综合补给舰骆马湖舰组成的中国海军编队,首次在波罗的海与俄海军举行联合演习,韩国媒体曾在7月21日的报道中评价称此举“意味着中国海军已成长为与美、俄、欧并列的海上强军”。尽管从客观角度来看,中国海军在远洋航行和(航母等大型战舰)作战运用方面,与发达国家仍存在一定差距,但通过近年来与多国海军举行联演,以及长期实施索马里海上“反海盗”巡航等行动的磨炼,自身战力确已取得显著提升。

  此外,中俄“海上联合”作为中俄双边框架内最大规模的联合军演,自2012年首次举行以来,逐渐形成常态化机制,到今年已是第6次,演练课目不断丰富,且越来越贴近实战化需求,今年更是将进行首次联合反潜演习。中俄两国不断加强军事互信,像“海上联合”这类联演对中国海军来说堪称难得的学习和借鉴机会。尽管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海军受本国经济状况不利等影响,衰退了很长时间,但近年来开始恢复元气,特别是在叙利亚冲突中表现出色。例如2015年10月7日,俄里海分舰队向叙利亚境内目标发射了26枚“口径”巡航导弹,实施远程“点穴式”打击。再如俄海军“库兹涅佐夫海军上将”号航母于2016年11月远赴地中海,出动舰载机参与对叙境内极端组织的空袭行动。能够与拥有丰富远洋作战经验的俄海军开展年度性近距离交流和学习,对中国海军提高自身相关作战经验无疑是极为有利的。另外,中俄联演对打破美国在中国周边的军事封堵,以及多极化发展也都积极有促进作用。

  美国著名军火公司洛克希德·马丁9月12日在英国国际防务装备展(DSEI)上,推出了一种名为“先驱者”的能从海陆空三栖平台上发射的一次性折叠式微型无人机。“先驱者”采用高纵横比折叠机翼设计,折叠后该机仅有10厘米宽,1.7公斤重,能够直接装入一个通用发射筒中。发射筒可由潜艇水下发射、战机(固定翼航空器或直升机)空投发射或坦克垂发,甚至还支持单兵手持发射。升空后的“先驱者”无人机最大飞行速度达每小时92.6公里,最大留空时间2个半小时,在其尾部还搭载有一个小型光电传感器,可向后方控制器传回(昼间)高清光学电视或(夜间)红外视频影像。“先驱者”具备可编程自主飞行能力,也支持远程人工遥控。其控制器完全采用现有设备,无需重新研发,能大幅降低研发和训练成本,另外还具备一台控制器同时操纵多架无人机(联网作战)的功能。

  看似简单的设计,但背后蕴含的意义还是十分不一般的。“先驱者”无人机如其名称一样,首次将“海陆空三栖通用无人机”这一概念付诸实现,代表美国在军用无人机技术领域又取得了一大突破。此前,虽然已有过有人作战平台释放无人机的例子,例如美国国防部曾于2015年,在美空军的一架F-16战斗机上试验过利用干扰弹发射器一次性释放20架“山鹑”微型无人机,进行无人机编队飞行;2017年1月,美军3架F/A-18战机连续释放103架微型无人机等,但尚未有过在海、陆、空不同平台上发射同一种通用无人机的先例。

  试想,如果“先驱者”无人机宣传片中的模拟场景变为现实,一架EH-101反潜直升机一次出动就可携带一个反潜无人机队,利用无人机“蜂群”编队搜索可将过去单机无法覆盖大片反潜搜索区域的弊端直接扭转,并将单架有人战机的战力成倍放大。陆战方面,一辆坦克在进入巷战前,先释放多架无人机,对即将通过的战区进行预先探查,标明潜在威胁目标后,再有的放矢地执行作战,也将大幅降低在巷战中的伤亡率。海战方面,潜艇使用无人机作战是多年前就已提出的设想,美海军已于2013年12月5日在“普罗维登斯”号攻击型核潜艇上,利用鱼雷发射管在潜望镜深度成功试射了一架“鲂鮄”潜射无人机,并成功接收到来自无人机传回的侦察视频画面。这次洛马的“先驱者”的发射成本更加低廉,但直接利用发射筒垂直上浮到水面后,再释放无人机的发射方式,是直接借鉴了“鲂鮄”的测试经验。潜艇使用无人机辅助作战,无疑将大幅改善潜艇“态势感知能力不足”的一大劣势,大幅提升潜艇的作战灵活性和战场生存性能。

  中国虽然于2012年也推出了“鲣鸟”跨海空无人机(可直接从空中“扎”入水下航行,也能从水中垂直起飞到空中),在无人机技术方面已属世界先进水平,但在无人机与海陆空三栖有人作战平台的集成和协同作战方面还存在较大空白。因此,洛马公司在“先驱者”无人机方面的研发经验和理念值得我们借鉴。

  9 图中左至右依次为,“先驱者”发射容器,无人机本体,以及单兵便携式遥控终端。

  陆基车载发射十分简便,就像垂发导弹一样直接将“先驱者”无人机(折叠状态)弹射出去(左小图),之后“先驱者”会在空中像变形金刚一样展开为飞行状态,启动头部发动机,转入水平飞行(右小图)。

  转入水平飞行后的“先驱者”就可作为地面“武士”战车的空中耳目在前方侦察了。

  “先驱者”也能从潜艇上发射,直接通过现有的VLS垂发单元或鱼雷发射管均可。大图为机敏级攻击型核潜艇发射“先驱者”模拟图,红圈标出的是垂发放出的发射容器,左上小图展示了发射容器上浮到海面后,会展开一个花瓣形的稳定器,之后再利用压缩空气(或火药)弹射无人机,这样不会暴露潜艇自身位置。

  “先驱者”还可以采用空投方式释放,空投容器尺寸甚至比反潜声呐浮标都要细小,连EH-101“灰背隼”直升机都能挂载多架。相当于一架反潜直升机就能携带一个反潜无人机队,大幅增强了作战效能。

  空投后,发射容器尾部会先释放减速伞(左小图),之后再开启头部释放无人机(右小图)。

  在压缩空气作用下,“先驱者”无人机被疾速弹射出水,此时机翼已开始展开(左小图),似乎就是在几毫秒内,无人机就已转入飞行状态。

  “先驱者”飞行速度可达到每小时92.6公里,滞空时间两个半小时。图中可见头部发动机启动后,“先驱者”进入巡航状态,随后就可利用尾部携带的小型光电传感器向后方控制员传回高清光学电视或红外图像,右下图为“先驱者”传回的实时地面视频,清晰度足以识别地面停放的车辆及周围的人员。

  在英国国际防务装备展会现场,洛马展台还专门展示了“先驱者”无人机从折叠状态转入飞行状态全过程的动态展示模型,左小图为“先驱者”折叠状态。右小图为高度爬升的同时,“先驱者”展开了折叠主翼。

  动态展示架一旁就是静态展台,从左至右依次为,“先驱者”发射容器,无人机本体,以及单兵便携式遥控终端。

  控制终端十分轻便,外形酷似掌上游戏机,中间设有高清触摸屏,用于遥控无人机航向,并监控其传回的实时视频影像。

  俄军对单兵防弹盾可谓情有独钟,可能是基于丰富的(车臣)巷战和反恐经验,通常俄军特种部队的每个特战小组都会配备有一名“突击盾兵”。顾名思义,“突击盾兵”通常是用于掩护友军突袭躲藏在房屋或掩体工事后方的敌军,会冲在队伍最前方,掩护全队前进。

  近日,俄内务部下辖的“欧洲野牛”特警部队装备了一种名为“折扇6”的新型防弹盾牌和防弹护腿套件。其中防盾重25公斤,可抵御7.62毫米AK-47步枪弹连续命中多次,防盾观察窗则能抵御左轮手枪或半自动手枪发射的子弹命中多次。防弹护腿则重12千克,防护级别与观察窗相同。

  图为“欧洲野牛”特警突击盾兵手持“欧折扇6”防弹盾掩护队友突入目标房间。

  根据需求不同,防弹盾分为有、无观察窗两种。有的重型防弹盾还配备有多台强光手电,除了能在幽暗环境中照明外,其另一大作用是能让敌军士兵()短时间致盲。有的盾牌甚至还配备有扬声器,用于向喊线台强光手电,属标准配置。

  重25公斤的“折扇6”还属于较轻的级别,俄军特战队员在单手持盾的情况下,还能再手持一把突击步枪。

  有些重型防弹盾由于自重太沉,单兵都无法手持,甚至在下方都有轮子,便于作战人员推动其移动。例如图中这种,甚至都能称其为“防弹掩体”了。

  虽然突击盾兵“防护到了牙齿”,但终归还是血肉之躯,难免会有负伤的时候,而且还会占用宝贵的作战人员编制。对此,美国特警后来想出利用地面无人车“立盾”掩护的方式,或许是未来防弹盾的使用发展方向之一。

上一篇:欧洲民间传说:鲂鮄和飞行蟾蜍的传闻 真相解析

下一篇:香港六合彩头奖累积达115亿港币 为史上最高金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