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

“现在的社会不太容易因为我们都太怀旧了”——《三峡好人

【发布日期】:2022-06-23【查看次数】:

  忙里偷闲二刷了《三峡好人》,曾经偶然读到豆瓣有一网友写:“少时不懂王家卫,读懂已是过来人”,在字幕滚动之间,恍然觉得贾樟柯的影像也大致如此。这部影片就好像给了观众一张溯游的船票,看到那时那刻,烟茶酒糖,半壁残垣和山河故人......

  三明是个木讷、厚道的男人,在一艘艘船和一条条路之间游走,他是要找到从前花钱买来又半路逃跑的媳妇儿和遗失的孩子;沈红是个寡言、倔强的女人,在一户户人家和一次次欺骗中寻找,她是要找到冷漠的丈夫;小马哥是个江湖气十足的“古惑仔”,在一张张CD和一根根烟中怀旧。除此之外,还有五块钱摩的把人拉到汪洋大海面前还振振有词的车仔,说着“我还有一些烂朋友”的面善老房东,和天天唱着《两只蝴蝶》的七岁小孩。这些人物都是有温度的啊,我笑他们偶尔语出荤话,也哭他们坎坷多难......那个时代,就像是已经被淹没的三峡城市,大水裹挟着众多东西匆匆流走,总归无奈太多了些。

  所以,我总有预感影片中的那个人,他一转身就是一去不返,或是成为人海一粟再不相见,或是化为一盒骨灰就此长眠......人生兜兜转转就抵不过墙上打着的一个“拆”字。

  在镜头的衔接之间,看到的是社会群像,贾樟柯的镜头有时真实得有些严苛,没有精美的灯光也没有华丽的置景,他就是把那一张张黑黢黢的脸、朴实的笑、离散的苦、无可奈何的悲都赤条条地摆给你看。三峡区的奉节旧城实在空间中注定消逝的句号,缺失时间中永恒的省略号,因为那些群像的生命力是源源不断的。

  也不因为其他,写这篇文章不过是爱它的怀旧罢了,恋恋风尘中,过去大多宝贵.......

上一篇:中新网湖北 湖北新闻网

下一篇:靖西“婻波鱼”商标注册成功